您的位置: 出版传媒网 > 媒体关注

这几个字被错写了上千年,但99%的中国人都没意识到

来源:中华网    发布时间:2017-07-18 19:09   

据说仓颉在造字时“天雨粟,鬼夜哭”,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汉字作为目前世界上唯一仍在使用的象形文字,既说明了汉字强大的生命力,又说明汉字本身具有的灵力。汉字不仅有音、形、义的内涵,更是融入了国学的智慧,蕴含了古人伟大的哲学思想。

聊举几例:比如说“富”字,就包含了“一半是福,一半是灾”的思想,这就是俗话说的“富贵险中求”。而这个俗字,为人谷,以人与谷的关系定义“俗”,人不能无谷,故亦不能免俗。如亦免俗,则已非人,弗人者,“佛”也。

在汉字的发展过程中,从最初的符号到甲骨文,再到金文到大小篆体、隶书到楷书,前后历经近万年,在这过过程中产生了8万多的汉字,如此浩大的工程,出点小差错是再所难免的。

比如“射”与“矮”。 射”身寸,分明就是矮的含义,读音为(ǎi);而“矮”字形矢委,矢者,箭也,委者,放也,显然表意为“射”,读音为(shè)。这两个字是不是弄颠倒了呢?

传说是有一次孔圣人在给弟子上课时喝醉了酒,把这俩字教颠倒,当他酒醒后大吃一惊,但为了顾全自己的面子,也就将错就错,千百年来。这两个字以讹传讹,流传至今。

这几个字被错写了上千年,但99%的中国人都没意识到

小心我弹你老二!

又据传说,孔子和佛祖如来打赌,看谁识的字多?如果谁输了,就要被对方弹一下脑门。

先由圣人写了一个“矮”字,问佛祖,佛祖说念“ai(矮)”。圣人说 “不对,应念 she(射)! 矢乃箭,委乃放,箭从弓上放出去,当然是射。”。佛祖问:“那ai(矮)字怎么写?”圣人写了一个“射”字说:“这才是ai(矮)嘛。身子只有一寸之长,不是矮吗?”佛祖输啦,于是伸过头去让圣人弹了一下,所以至今如来的脑门上还有一红点呢。

轮到佛祖出题啦,佛祖写了个「出」字,圣人念“chu(出)”,佛祖说,“不对,应念zhong(重)!” 两座山叠在一起,压力山大当然是重喽!”。

圣人问:“那chu(出)字怎么写?”佛祖写了个「重」字说,“这才是chu(出))嘛,人在千里之外,当然是出门出喽!”这次圣人输了,该让佛祖弹脑门了,可是等到佛祖伸手要弹的时候,圣人早已溜之大吉了,所以佛祖的手现在还伸着想弹圣人的脑门呢!咳咳,以上两则完全是段子。关于这四个字是不是汉字史上的冤假错案呢?且听小编娓娓道来。

这几个字被错写了上千年,但99%的中国人都没意识到

“射”“矮”之争,最早出自清人沈起凤的笔记《谐铎》第七卷:“锦屏女子叶佩纕,有夙慧,七岁就傅读书,通妙解。尝谓师曰:‘古人造字,会意象形,而有时亦多误处。’师询其指。曰:‘矮字明系委矢,宜读如射。射字明系寸身,宜读如矮。今颠倒字义,岂非古人之误欤?’”都说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个汉字史上的BUG竟然被一个七岁女童发现了!这个究竟算不算BUG呢?

让我们回放一下汉字史:先看射字,甲骨文中就是“张弓搭箭”的意思。而金文中又在弓箭之上加了一个手(又),让射的这个动作更具体了。但是从篆体开始,弓字演变成了“身”,“又”演变成了“寸”。这个演变有点突然,以至于后来《说文解字》无法自圆其说,只能强词夺理“射,弓弩发于身而中于远也”。 “篆文射,从身从寸。寸,法度也,亦手也。”这是因为甲骨文的发现是在清末,而许慎的东汉,并不知道“射”字的源流,以至于射字在传承过程中发生了“基因突变”。

其实,小篆时代,人们已经认识到射字说的不太通,于是又创造了射的另一种写法,左身右矢的“身矢字。还有个很罕见的写法,左边是正确的弓字,右边是个又(又也是手,没有错误)“身又”字,也许正是由于这个过渡期的身又字,又加速了“射”字向错误的方向进一步演变。那么矮字是不是“射”字的本体字呢?

这几个字被错写了上千年,但99%的中国人都没意识到

矮字源流

看上图,“矮”是个会意字。矢本意是箭,因为箭要求非常笔直,因此古人常用箭来作为尺度。如以矢为偏旁的字:“矩:画直角的工具”“ 矫:原义是把箭揉直的工具。”“矱:蒦声,yuē,含义为尺度,法度。”再看矮字的源流:甲骨文中并没有“矮”字,而篆书中的“矮”与今天的矮字已经大致相同,女上有禾,立于箭旁,是不是很像我们现在量身高呢?从字义讲,女捧禾的“委:字表示祭祀,也有谦卑、低之意,与“矮”义相近,所以说应该说矮字在传袭上是没有任何疑点的。.至于“出(chu)”与“重(zhong)”,就更无任何异议了。在甲骨文或金文中是脚板从洞穴出伸出来,表示“走出、出来的意思”。 重是形声字,重字下里实为繁体的东字,由“壬”与“东”组成,本义是是厚的意思。此外的例子如“牛”(单角为半)与“半”(双角为牛),也是在汉字演变过程中发生的自然演化,为严肃的国学提供一点欢乐罢了。

这几个字被错写了上千年,但99%的中国人都没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