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出版传媒网 > 教育培训

陈生民|关系的经营与修复(内附测评)

来源:cnchuban.com.cn    发布时间:2017-05-30 10:19   

原标题:陈生民|关系的经营与修复(内附测评)

▲ 关注【有邻书舍】,这里有一些书香气。

【德不孤 必有邻】

从哪里开始,去经营和修复关系?

(文末测评将提醒一二)

我应湛庐阅读的邀请,决定带领读者精读约翰.戈特曼的《人的七张面孔:人际关系背后的心理奥秘》,这一次是第三期的精读。

当我自己花了时间认真精读,并比较了繁体和简体的译本后,深深佩服戈特曼在人际关系的研究成果。首先最富戏剧性的是,戈特曼在通过五分钟的观察后,就能够判断一对伴侣未来一年的感情发展,是你侬我侬,还是会发生玫瑰战争,而且准确率会达到91%,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是一个长达40年的爱情实验,用“博弈理论”说明了他的实验想法。

谈到“博弈理论”,很多人都会提到电影《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里的约翰·纳什(J. Nash)。纳什是诸多博弈论的研究者之一,他探讨的是“非合作的博弈”,也就是“在利益相互影响的局势中如何作决策,从而使自己的收益最大化”,换句话说,就是我们在谈判中如何为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戈特曼认为这叫做“理性的博弈者”。

有一对夫妻,丈夫叫志明,妻子叫春娇,如果他们用理性的博奕论来相处,会是怎么样?他们会互相用谈判的方式来争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但这不是婚姻。

拿家庭生活中的一件小事来说吧!洗碗,是件麻烦的事,有人喜欢料理,但不喜欢洗碗,春娇和志明也是这样,但家务总得有人做。春娇和志明最好的方式就是改变想法,因为爱对方,互相愿意为对方付出,这样就会从博弈变成信任,最后就能白头偕老。

一旦双方都觉得彼此要维系关系是重要的,相互就会改变“只谋求自己利益最大”的方式来思考,这就是戈特曼对信任关系的定义。他认为“信任不是一种在两个人之间生长的模糊不清的品质。当双方愿意为了对方的利益去改变自己的行为时,信任就产生了。”意思是,“信任”关系只有是建立在双方“有意愿为了对方利益去改变自己”才会有效。这对我们的启示很大,亲密关系中如果出现不想为对方改变的想法或行为,那么,日后就必然会出现问题。

有两个场景,可以为夫妻关系下一个脚注:一对年轻的夫妻在用餐的时候默默无语,只是各自在看iPad和手机,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交流;另一对年纪大的夫妻,老先生耳背,说话要很用力,好像在吵架,老太太很优雅,但说话乡音浓厚,没有人听得懂,都要靠老先生转译,但有一回老先生吃东西突然呛到,老太太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因为服务人员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从她的表情和动作就可以知道老太太对老先生的依赖。

哪一对婚姻是幸福?哪一对会出现问题?互动的多,而且是真诚的关心对方的互动,虽然未必是琴瑟和鸣,但至少是可以执子之手,白头到老!

在《爱的博弈:建立信任,避免背叛与不忠》中,戈特曼描述了 “爱情实验室”的作法。

爱情实验室位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里。在通常情况下,他会邀请夫妻双方就一个彼此会产生意见分歧的问题讨论15分钟,最夸张的说法是给他们挂上各种生理感应器和连接线,观察并记录他们的生理反应、肢体语言、面部表情,和在对话中寻找他们的潜在互动。实验室里配有沙发、双人椅、电视和厨房,窗外还有优美湖景,当然也少不了装在墙上的摄像机,用以记录他们在这里的一切活动。不过,最核心使用的两个设备:一是摄像机,拍摄他们的表情;一是一种称为“回放转盘”的仪器,将录好的视频,提供给每个参与者分头观看,一边观看一边扭动回放转盘,观察他们在不同意彼此观点时表现如何。

透过这些记录,研究人员要检查参与者们的情绪反馈。比如说,春娇看到志明答应要洗碗,表情很高兴,这叫做积极的反馈;相反的,如果两人正在冷战,志明看到春娇痛苦的表情反而露出笑容,这是一个消极的反馈。

为了方便辨识及管理,戈特曼将情绪反应的数据分为三种盒子:糟糕的盒子,中性的盒子和美好的盒子。糟糕的盒子里装着所有消极行为,包括发火、指责、打架、威胁、防卫、悲伤、失望、恐惧、紧张、哀怨、恶心、消极抵制和轻视;相反的,美好的盒子里装着积极的情绪和行为,比如兴趣、消遣、幽默、大笑、激动、愉悦、认同和同情。剩下那些既不积极也不消极的,就把它们放进中性的盒子里。

这里会用到一个很专业的心理学分类法,用来归类表情和肢体语言,叫做“观察编码系统”(observational coding system)。例如:皱眉或嘴角向下常常被编码为“消极”,一个“由衷的”笑容被编码为“积极”诸如此类。用这些观察法纪录,可以将伴侣之间的关系可视化。在开始的时候,数据描述出一对伴侣在15分钟内情绪起伏的分数。然后,是让参与者们拿着回放转盘观看他们的视频。通过打分,研究人员可以知道他们伴侣的幸福度会如何影响他们自己的收益。

如下图所示,描述的是一个问题婚姻。左边的箭头指出的时刻,妻子正在“美好盒子”里(她的分数高于0分) ,而丈夫却在“糟糕盒子”里(他的分数低于0分)。右边的箭头和照片则展示了他们同时在0 分以下的时刻,他们都在“糟糕盒子”里。

陈生民|关系的经营与修复(内附测评)

戈特曼发现:研究中的伴侣在相互信任方面如果出现问题,结果就非常不同。他经常会看到一个人高兴地回顾伴侣烦躁的片段,或者不为对方的喜悦而感到高兴。这表示两人经常同时站在“糟糕盒子”中,也就是说这段婚姻关系岌岌可危。

研究显示,快乐的伴侣会更多地表现出那些能够得到高回报的行为上(美好和中性的混合),而最少地表现出低回报的行为(糟糕和糟糕、糟糕和中性的混合)。另外,他们特别喜欢那些相互依赖的回报,这可以使得双方的收益最大化。也就是说,当对方的言语和肢体语言暗示出积极情绪时,双方对这个时刻的评价最高。通过对比长久的和没能持续的婚姻出现于不同盒子(糟糕、中性和美好)中的频率,以及伴侣所得到的回报,戈特曼最终建立了一个计算一切关系中信任水平的公式。通过这个信任标尺可以给任何经过“爱情实验室”测量的伴侣打一个0-100%的信任分。

有了信任标尺,戈特曼又设计了一个“可信度”(Trustworthiness)标尺。两个人相互信任的程度是指他们感情有多深,他们有多袒护对方。相反,可信度是指一个人有多愿意为这段关系牺牲自己,有时会为了两个人的利益而置自己的需要于不顾。信任度和可信度常常是相辅相成的。伴侣相互可信时,会向对方发出一种信号,表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替代的。这时,他们会为对方牺牲,但是,对于没有情感维系的两个人来说,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这样的“伴侣”可能多年以来一直过着相互独立而平行的不幸生活。

另外一个标尺是“背叛”(betrayal metric),用来计算伴侣不愿为对方和婚恋关系牺牲自己的程度。如果一对伴侣的背叛标尺的读数不断增加,他们可能面临不诚实或者严重的背叛。她的失就是他的得,她的得就是他的失。他们会在对方感觉糟糕时自我感觉良好,就好像他们一直在进行一场危险的竞争游戏。

这三个指标其实在说明一个道理:“信任对婚姻是好的,背叛是坏的”。也许你会认为不需要做这些实验,你观察一下他们的相处就可以做到。但是,就像李敖的一句名言:“那些人说你是浑蛋,我除了可以说你是浑蛋外,还可以证明你就是浑蛋!”戈特曼不是基于直觉或是自己的主观经验来说明这个道理,而是透过大数据和实验来证明这个道理。

那么,这项实验对婚姻或是亲密关系的维系有什么帮助?

通常,有很多婚姻专家或是心理治疗师会以个人的职业素养、经验、直觉、家庭历史甚至是宗教信仰来帮助婚姻有问题的伴侣,但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严格的科学数据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婚姻成功了而其他的失败了。所以,戈特曼用另一本书《幸福的婚姻:男人与女人的长期相处之道》写了幸福婚姻的七个法则。

在美国,有67% 的初婚夫妇会在结婚后40年内离婚,其中有一半的离婚发生在结婚后的头7 年。有些研究发现,再婚的离婚率比初婚的离婚率高10%。还有一项研究指出,不幸婚姻的承受者患病概率大约增加35%,并且平均寿命缩短4 年,例如:身体疾病(包括高血压与心脏病)和心理疾病(包括焦虑、抑郁、自杀、暴力、精神病、杀人及药物滥用)。相反,与那些离婚或身处不幸婚姻的人相比,生活在幸福婚姻中的人活得更长久、更健康。

戈特曼作的另外一项研究,是对那些在爱情实验室生活的50 对夫妻进行的免疫系统反应测验时,发现婚姻生活满意度高的人,免疫功能高于婚姻生活不满意或婚姻生活一般的人,这项发现是令人鼓舞。不过,婚姻发生危机,对教养孩子也是不利的。这并不是说,为了孩子要维持一段不幸福的婚姻,而是在一个夫妻互相敌视的家庭里养育孩子显然是有害的,平静地离婚比维持一段战火连绵的婚姻要好得多。不幸的是,平静地离婚难得一见,夫妻间的相互敌意通常会持续到分手之后。基于这个原因,遭遇父母婚姻冲突的孩子和父母离异的孩子同样悲惨。

建立完善的人际关系和建立幸福的亲密关系,许多道理是相通的。除了婚姻实验室外,戈特曼也持续地做了许多人际关系的研究,他还成立了“人际关系研究所”。

《人的七张面孔》的英文原名是The Relationship Cure:A Five-Step Guide to Streng thening Your Marriage, Family,and Friendship(关系疗愈:五个步骤持续精进你的婚姻、家庭和友情),他认为:不管婚姻具体出现问题的原因是什么,要维系一个好的婚姻,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要理解并关心对方的感受。所以,同样的,“通过语言或具体行动进行情感沟通,对任何人际关系的顺利发展都至关重要。这些重要关系包括了我们和孩子、兄弟姊妹、朋友、同事这些关系。在人际交往中,我们渴望得到认同,但可能遭受冷遇。问题的核心只有一个:与他人交往时,有的人缺少我称之为‘沟通邀请’(bid)的能力。提出获得回应沟通邀请是进行情感沟通的基础。”

因此,我认为《人的七张面孔》是建立在科学研究基础上所提出的人际关系改善方案。有鉴于戈特曼的研究,我谈的,不是一套心灵鸡汤,而是经过科学验证的有效方法,这使我在推介这本书时,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它是一本促使行为改变的书籍,它介绍的方法是可以拿来练习的。只有练习才能促使行为改变。在我带领湛庐阅读的“庐客”们精读这本书的同时,每天就要作一些练习,使行为固化下来养成好的沟通习惯,这将使得亲密关系、家庭关系、人际关系都能有所完善。

这是一次教练式的阅读。我期待,有更多人能通过精读《人的七张面孔》而改善了现况,进而改变人生。□

测评

加入

湛庐文化·《人的七张面孔》精读班03

陈生民|关系的经营与修复(内附测评)

陈生民,【有邻书舍】【有邻书声】创办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领导力高管教练,国际教练联盟认证教练,清华高管私董会主持人,全球华人企业顾问中心首席顾问。从事“共生领导”、“君子领导”、“教练式领导”、“真诚领导”的研究与讲述。

点此|搜索有邻书舍历史文章

点击阅读《主张|陈生民:有邻,就有知己!》

? 有邻书舍,为教练们提供沉思并走笔的平台。

文章皆为原创,转载须经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