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出版传媒网 > 文化传媒

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来源:cnchuban.com.cn    发布时间:2017-05-30 10:59   

原标题: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上篇文章说到,雍正二年十一月,已经立意“倒年”的雍正帝,考虑到逮捕功臣的合法性问题,将年羹尧“放虎归山”,回到他经营十余年的川陕大本营,且仍担任抚远大将军兼川陕总督职务。不过,也是从这时起,雍正帝开始步步为营,策划布置“倒年”行动。“倒年”行动按照时间划分,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第一阶段是从雍正二年十一月到三年正月,是秘密放风阶段。在这个时间段内,一切公开发布的谕旨、文件上,还没有透露出与年羹尧相关的丝毫负面信息,但在皇帝与封疆重臣们一对一交流信息的密折上,雍正帝已经开始在不小的范围内,表达自己对年羹尧的不满,并明示相关大臣要及时表态站队,最好还能就己所知揭发其大小罪过。

第二阶段是从雍正三年正月到四月,是公开放风与搜集证据阶段。在这个阶段内,雍正帝开始在公开的谕旨、文件上事无巨细批评年羹尧。比如著名的“朝乾夕惕”事件,就发生在当年三月。

当时,北京城出现了“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的天象,是所谓的祥瑞之兆。按照惯例,一定级别以上的大臣都要向皇帝上贺表,歌颂皇帝圣德感天。这一类文字,实属套话具文,向来由督抚大臣的幕府起草、誊抄,送到北京后,不迷信祥瑞的皇帝通常也不会亲自阅看,走走形式,表表忠心而已(雍正帝晚年有迷信祥瑞的倾向,但这一阶段完全没有这样的迹象)。但就是这一次,存心鸡蛋里挑骨头的雍正帝发现年羹尧的贺表里出现了错字,即将用以形容皇帝夙兴夜寐、励精图治的美好词汇“朝乾夕惕”写错了,写成了“夕阳朝乾”。雍正帝将这个文字错误无限上纲上线,说年羹尧不是个粗心的人,他的贺表写成这样,是故意的。他不愿意用“朝乾夕惕”这四个字来评价朕,这是“自恃己功,显露不敬之意”。他既然不认可朕的政绩,那么他的青海之功,朕亦在许与不许之间!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满朝文武大约再也没有人看不出皇帝的意图了。

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另外,在第二阶段内,一部分在前个阶段受到秘密暗示的大臣,开始或秘密或公开的弹劾年羹尧,揭发了他各式各样的罪状。雍正帝顺利找到“倒年”合法性的抓手,开始向各地派出工作组,就这些弹劾的内容落实人证物证。

这两个阶段在“倒年”运动中至关重要,其时,雍正帝尚未对年羹尧采取任何实质性惩罚措施,虽然话说得很难听,但仍然只是口头批评,最多不过轻微的行政处分。此时的年羹尧仍然身在西安,掌握兵权,一旦受到严重的心理刺激,酿成兵变甚至引发全面战争,都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雍正帝身边的亲信重臣对此皆有忧虑,曾劝谏这位不让人省心的话唠皇帝,发表关于年羹尧的言论,最好留有余地,要有“防闲”之心。不过,权术深沉、胸有成竹的雍正帝是不管这一套的,人家外甥打灯笼——照旧。

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雍正帝之所以如此宽心,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在这两个时间段内,做到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特别是让一些“关键少数”站在自己一边,与年羹尧划清界,并因势利导、完成重要位置的布局。

这其中又有所细分。对于那些本来与年羹尧无甚瓜葛的大臣,工作是比较容易做的,奏折中稍一示意,对方即能领会。如我们前文提到过的河道总督齐苏勒,雍正帝就告诉他,年羹尧早晚要出事情,你跟他没有瓜葛,这很好,你以后可以和我唯一亲信的怡亲王允祥走得更近一点儿,他才是你真正的靠山。(参见年羹尧之死(九) : 居委会雍主任)

对与年羹尧有一定关系,但关系不算紧密的大臣,雍正帝采取安抚警告兼顾的做法,如果对方表态明确、站队及时,则予以信任。比如我们提到过的史贻直,时任吏部侍郎,他与年羹尧是同榜举人、同榜进士,又受到过年羹尧的举荐,可称同年故旧。雍正帝爱惜史贻直的才干,却也有些许疑虑,就找史贻直谈话,单刀直入发问:“你是年羹尧推荐的人吧?”史贻直当即对答:“推荐臣的是年羹尧,但重用臣的是皇上您啊!”雍正帝听后非常高兴,对史贻直转疑为信,并派他担任钦差,到年羹尧的钱袋子——山西河东盐场调查年羹尧滥发盐引、贩卖私盐的罪证,成效十分显著。

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与史贻直相比,年羹尧的另一位乡试同年伊都立,更是被雍正帝用为“倒年”的急先锋。伊都立姓伊尔根觉罗氏,满洲正黄旗人。他的家族背景非常显赫,是康熙年间担任过内阁首辅的大学士伊桑阿之子、外戚权臣索额图的外孙。伊桑阿家族是满洲汉化进程最早的家族之一,伊桑阿本人十六岁即中进士(伊桑阿参加的顺治年间科举考试,是满汉分试,满人考中进士的难度不大,但在顺治年间就有参加科举考试的意识并付诸实践,汉化程度不可谓不高),其子伊都立亦在十三岁的幼稚之龄即中举人,且有诗文集传世。满人贵族子弟以科举入仕,本来前途不可限量,但由于索额图的倒台,伊都立在康熙年间的仕途并不顺利,到康熙皇帝去世时,仅任职五品的内务府郎中。雍正帝即位后,伊都立平步青云,很快升至刑、兵二部侍郎,盖因其既与怡亲王允祥有连襟并兼亲家之谊,又与年羹尧有同年之故,三巨头巴结上了两个,能不发达乎?(参见年羹尧之死(三):恰同学少年)

我们前文提到,年羹尧特别看重科举同年,与伊都立的私交也不错。雍正帝为麻痹年羹尧,即任命名义上与年羹尧交好,实际是自家亲信的伊都立为山西巡抚,在川陕与京畿之间树立一道重要的防御屏障。伊都立上任后,雍正帝一面命他全面掌握山西各军事重镇如太原、大同等地的兵权,并接管山陕两省的财源重地——河东盐场;一面要求他继续做出和年羹尧同年故交的友好姿态,与其书信不断,雍正帝甚至亲自指导伊都立要用怎样的词汇吹捧年羹尧的功劳,使其放下戒心,任由老同学在自家门前大做动作。

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而对于“年党”核心成员中的才俊之士,雍正帝本着文武有别的原则,区分对待。对于“年党”的武将,特别是重要武将,雍正帝是不遗余力,一定要拉拢过来的。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年羹尧集团的头号大将——奋威将军岳钟琪。岳钟琪是岳飞后裔,其家族入清后世代为将,父亲岳升龙曾在康熙亲争准噶尔的战役中以三百骑护送粮草,立下大功,后常年担任四川提督,在四川军伍内威望极高。岳升龙晚年因为亏空钱粮、难以偿还而遭罢官,幸有新任四川巡抚年羹尧为之说情、赔偿,才免了牢狱之灾,年、岳两家也因此结为通家之好。岳钟琪虽具军事天才,但少年学文,还以捐纳的方式获得了同知(知府的副职)一职,后经年羹尧劝说,改任武职,子承父业。他在康熙末年的入藏战争中,带领一支偏师,从云南突袭,率先抵达拉萨,立下大功,三十几岁年纪就担任了四川提督。雍正初年又随年羹尧平叛青海,受封三等公,所封爵位之高在清代的汉人功臣中十分罕见。

岳钟琪虽是年羹尧一手提拔的将领,且以师生相视,但他少年得志,立功心切,颇肯自作主张。平叛青海之初,即自上奏折,要求皇帝准许自己便宜行事,不必在军事行动中和年羹尧保持同步。雍正帝抓住岳钟琪这一性格特点,对“离间”年、岳关系颇有信心。青海平叛结束后,岳钟琪被任命为甘肃巡抚,在前方作军事善后工作。雍正立意“倒年”之后,即向岳钟琪透露了这一意图,并对其百般抚慰,保证他不但不会受到年羹尧连累,还将接替年羹尧担任川陕总督,并作为日后进军准噶尔的三军统帅。为了帮助岳钟琪与年羹尧顺利划清界线,使其不必承担背叛恩师的道德压力和舆论谴责,雍正帝甚至公开颠倒黑白,声称岳钟琪之父岳升龙是被年羹尧陷害,年、岳二人有世仇。

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岳钟琪深知,除非随年羹尧起兵造反,否则,自己身为年羹尧集团最核心成员,且是掌握兵权的汉人大将,不接受皇帝的利诱、不明确表态与年羹尧划清界线,一旦年羹尧倒台,只有必死之一路。雍正三年四月,一道圣旨传来:免去年羹尧川陕总督职务,调任杭州将军,川陕总督一职由甘肃巡抚岳钟琪代为署理。至此,内心激烈斗争了几个月的岳钟琪终于下定决心、抛弃恩师,赶赴西安交接这方从未由汉人掌管的川陕总督大印。

在接到由川陕总督改调杭州的命令时,年羹尧曾暗示西安地方官组织了一个规模不小的“保留”活动,想借此给北京施加压力。在一般人看来,这样的做法是个危险的信号,似乎是年羹尧意欲殊死一搏的前兆。然而当年羹尧发现,奉皇帝之命来到西安向自己逼宫、接替自己担任川陕总督的竟是岳钟琪时,他明白的意识到,自己的川陕军政集团已经被雍正帝彻底瓦解了。而在此前不久,那位曾经比他更有资历出任大将军的宗室贝勒延信也被调来担任西安将军。(参见年羹尧之死(六):得来不易的大将军)同城之内,两把利剑高悬在他的头上,让他不得不俯首听命,黯然离开西安。

因为有了这样的底气,雍正帝对于年羹尧策划的“万民保留大将军”活动嗤之以鼻,甚至大开嘲讽模式,说:总督的本品是二品,而将军是一品,我这是给你升官啊,你何苦这样恋恋不舍呢?

年羹尧之死(十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当然,对于岳钟琪,雍正皇帝终究也留了一手,在他升任川陕总督的同时,下令将他的奋威将军印与年羹尧的抚远大将军印一并收缴,送回北京。至此,川陕地区的军政结构由战争状态恢复到平时状态,雍正帝终于可以大松一口气了。

那么,对于年党中的核心文官,雍正帝又采取了什么样的拉拢策略呢?给年案的发展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呢?这篇太长啦,我们下篇再说。

相关链接

年羹尧之死(一):自古功臣不可为

年羹尧之死(二):家世与姻亲

年羹尧之死(三):恰同学少年

年羹尧之死(四):有关系,凭实力

年羹尧之死(五):郎舅之间

年羹尧之死(六):得来不易的大将军

年羹尧之死(七):你就是朕的恩人

年羹尧之死(八):三巨头的恩怨情仇

年羹尧之死(九) : 居委会雍主任

年羹尧之死(十):监视者变保护伞

年羹尧之死(十一):事情正在起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