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出版传媒网 > 文化传媒

精美散文《烦恼的女人》刘梅平

来源:cnchuban.com.cn    发布时间:2017-05-30 10:16   关键词:女人

原标题:精美散文《烦恼的女人》刘梅平

在外人眼里,我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家庭美满,夫妻恩爱,儿女懂事,生活平静安逸,可是为什么,我不快乐呢?

精美散文《烦恼的女人》刘梅平

我有家庭,我担心,房间要每天打扫,要始终保持干净、舒适、温馨;我有儿子,我担心,儿子是否健康、学习是否拨尖(这是中国父母的通病,虽然明知道出类拔萃的只是少数人,但往往一厢情愿地逼迫自己的孩子去做那很不容易、甚至是根本做不到的事)、心理是否正常、着装是否得体、每天的饭菜是否可口、喜怒哀乐是否想与我分享;我的母亲已年迈,前年父亲猝死的教训犹在敲打着我的心扉,所以我特别担心母亲的身体;我有丈夫,他工作繁忙,我担心,他身体能否顶住连夜地加班,他的衣服是否该换洗,他的心情怎么样,他的压力大不大;我有自己的工作,我担心,我的工作领导是否满意,我与同事们相处是否融洽,我怎样更好地改进我的工作,提高工作效率......我每天穿梭在自己编织的网里,犹如一只忙碌的蜘蛛。可是,我并不快乐。

白天的忙碌终于结束了,晚上静静地躺在床上,丈夫伸手想扳过我的肩膀,我推开了他的手,我没有一点热情。丈夫碰到冷遇,不高兴堵气调转身去。我没有理他。他不问我,我不想主动与他探讨我的烦恼。

脑子里思绪纷乱,我在想,这世界成为这样,肯定与一场战争相关。可能,史前有一场男人与女人的战争,男人在这场战争中胜利了,女人在这场战争中失败了,于是遵循世界上普遍“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真理,男人从此成了王,成了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主宰,而女人,作为失败者,顺理成章地成为男人的奴仆,成为这个男权世界的弱者。男女一旦结了婚,这种阶级地位似乎更明显了。在我们中国,男主外,女主内;男人是当家的,女人是贱内;男人是顶天柱,女人是藤缠树;一个家庭里,没有男人不行,天塌了;没有女人,充其量不完整,可以找一个补充完整。外国人甚至也来凑热闹,说得更玄,说什么,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变成的。如此说来,女人更没有出头之日了,本没有女人,只是为了某种需要,变出了女人,而且是男人身体的一个零件。任何一个你听了这样的话,肯定无话可说,你不为男人服务成吗,你没有想一想你从何而来,孤零零的一个你脱离了你的本体,犹如在人潮如流的车站,扔下一个孤独无助的婴儿,你何以为依,你如何生存?罢罢罢,你就依了吧,你就屈服了吧。可是,我为什么还不快乐呢?

精美散文《烦恼的女人》刘梅平

月底,单位将安排我们几人外出学习。以前包括此次,我一听要出去学习,首先抵触情绪周身蔓延。我怎么能出得去呢,谁照顾丈夫和孩子的饮食起居,谁打扫家里的卫生,谁关心孩子的学习,谁来洗衣做饭,谁来......所以,我总是想方设法能推就推,能不去就不去。但是后来,我心平静地接受了这个安排。是啊,干吗想那么多呢,我不是还有丈夫在家吗?常言不是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柳岸花明又一村吗?难道我出去学习几天,天就要塌了吗?孩子就不认识妈妈了吗?我笑了,什么都不会发生,我怎么会有这么重要的作用呢?地球离了我照样转个不停,我的家庭,离我几天,又有何妨?

有个朋友说请我吃饭,我说“我没有自己的时间”。是啊,没有自己的时间尚不可怕,我怕有一天,我没有了自己的思想。我是谁,我每天想些什么干些什么,我为什么而活?当有一天,我静静地离开这个喧嚣的世界,我能知道,我就是我,在这个世界轻轻地造访过。

图文原创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原创作家

精美散文《烦恼的女人》刘梅平

刘梅平,女,河南豫东文学传媒作家协会新作家,安阳林州市人,70后,警察,爱好写作,朗诵。

《豫东文学传媒》

公众号:ling666xue

主编:豪放大海

要求原创全网首发拒绝一稿多投

原创稿费详请关注来稿须知

想加入作家协会请联系我们